他念他翁(鹽登線) 他念他翁線路簡介:他念他翁山脈屬于橫斷山脈中的一條,位于瀾滄江的左側,平均海拔多數在4000-5000米左右,所以決定了此行線路的難度,同時也決定著秘境深處美景。全程120公里左右,徒步耗時約8天,經過6個海拔5000左右的埡口,其中3個埡口屬于不成熟埡口,屬于少走人跡的埡口,另外3個埡口屬于當地牧民途徑埡口,勉強有路跡、牧道。此行全程在海拔4000以上,進山需謹慎。

他念他翁山位于藏東南,屬橫斷山脈,在怒江上游與瀾滄江上游之間。這里的山長的瘦高單薄,蒼涼而雄偉,山黑黑的,沒有什么生物,山的脊梁與骨骼清晰地呈現在眼前時,就像一位瘦骨嶙峋的巨人,令人恐懼。適應一會,才會感覺到這是寂寞之美,連綿的山脈,雄偉而大氣。-文字轉自網絡

也許你會失望,因為這并不是一條常規的9天鹽登線;也許你會驚喜,沒有足夠的假期,依然能有機會去一睹他念他翁的精華。suli問:“難道戶外也存在鄙視鏈嗎?”哈哈,solo的>AA約伴>商隊組織>請向導,重裝>輕裝,高海拔>平原,徒步天數N+1>徒步天數N。所以我們原本計劃的6天行程,最后只走了5天,其中還有2天輕裝,只翻了2個4900米左右的埡口,并且還請

9月10日,阿鑫:你的膝蓋現在如何?我:正常啊。阿鑫:好了嗎?我:呃…應該吧,上樓不痛,能斷斷續續跑個5公里。阿鑫:李醫生的公眾號發一下給我。……阿鑫:國慶有什么出行計劃么我:沒有計劃,這膝蓋是為國慶做準備嗎?阿鑫:不知道,躁動不已……一動,走起! 9月12號 確定好去他念他翁,逐漸規劃好了行程及聯系到了扎西(當地藏民,我們的向導,雖然到最后都沒見上一面)。各位小伙伴也陸續加入,于27號

走完他念他翁,我再也不想徒步了。這是我走完這條線的第一真實想法。第一因為虐,第二因為美,第三因為真。由于篇幅有限,接下來我盡量用精簡的語言跟大家分享這條線路的暴虐、大美、與純真。 他念他翁是一條什么樣的線路?他念他翁這條線路跨越兩個行政管轄縣,西藏自治區左貢縣與芒康縣。海拔多在4000~5000米左右。是原有當地居民放牧、采藥、甚至兩縣之間商貿來往的必經之路,如今黨的政策好,鼓勵

全程翻的第四個埡口、海拔5011米的臘肉埡口,好慘,鬧了兩次肚子才上來的

清晨的日照金山 D3:9/26今天應該是線路強度最大風景最美的一天,滿心期待著今天的揉措,我們早早的吃完早餐準備出發。陽光明媚,雪山伴行,離開營地爬升一段至山脊,一路雪山環繞,風景絕美。

因緣聚合,本來發帖想去念青東,沒啥響應,剛好裊姐撞上時間一起走線,還拉進群一大佬,本人重裝經驗不夠豐富,念青東強度太大,留待下次圓夢。大佬提議去他念他翁,裊姐原意格聶,查了下他念他翁有我喜歡的森林海措,一拍即合去他念,當晚大家便出了票,各自準備。 介紹下此行的四位小伙伴 我的老搭檔靜水,能走能扛,有電動小馬達之美稱,上坡滴滴答答不停,一路歡歌笑語,最愛你了

他念他翁鹽登線歷時八天順利出山,此次行程由鹽井村加加面館開始徒步,當天徒步爬升九百米到達拉崗村(3200米)扎營,第二天翻越加米村埡口(4871米)后在河谷營地扎營,第三天前往大米勇雪山埡口在埡口前扎營,第四天翻越大米勇雪山埡口(4895米)到了雪山背面又從南加南普埡口(4960米)轉回來畫了個圈回到地稱明扎營,第五天翻越揉錯埡口(4883米)后到班章烘曲營地扎營,第六天在距離木多改埡口(5100

第一次聽說他念他翁是被藍得像P上去的的揉錯還有那荒涼的大山所吸引!我告訴自己這地方必須得去一次才行。然后就開始搜集資料,下載軌跡,看僅有的幾篇前輩們寫的游記,做各種計劃。 在很多的機緣巧合下,決定洛克走完就順便到香格里拉然后走梅里外轉山,然后再順路去把他念他翁一起走了! 他念他翁鹽登線最美的莫過于在揉錯埡口(4980m)看揉錯和龍湖(4750m) 揉錯埡口(4980m) 圖/鐵哥

遠方的風比遠方更遠~~~都曾有過一段關于旅行的憧憬,這個美好的希冀變成了每個午夜夢回的美好夢想。背上行囊去遠方,只要勇敢地邁出第一步。一路涉足、一路留戀、一路回望, 去追逐那條路 那座山 那片云 那未知的遠方……·······” 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一次充滿未知的旅行,需要放飛心靈,讓心翱翔在自由的天空。保持一份平和,保持一份清醒。享受每一刻的感覺,欣賞每一處的風景,“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孑

本帖只是一路的感想及流水,不是詳細攻略,需要詳細攻略的,請參考linlin的游記和兩步路的軌跡 對于他念他翁鹽登線的向往,源于去年看了野人和linlin、大山的帖子,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喜歡上了雪山腳下素雅而怒放的高山杜鵑,幾個海拔5000+可以考驗體力與耐力的埡口,以及對揉錯的一見鐘情。所以,他念他翁,變成了心心念念的地方。從去年惦記到今年,想去感受那片花海和一錯再錯的高山

他念他翁(Tenasserim chain):西藏昌都地區境內、怒江東方的山脈,介于怒江上游與瀾滄江上游之間,是唐古拉山脈的南延山脈,東方是達瑪拉山。海拔多在4000~5000米左右。這里的巍峨雪山誘人、高山杜娟迷人、湛藍海子濯人、珍奇動物閃人、純樸藏民親人。 他念他翁——拉登線,其實就是拉崗村到登巴村。原穿越線路是由野人不野、大山、玲開創鹽井村到登巴村——鹽登線。鹽井村可以包車

三江并流是指金沙江、瀾滄江和怒江這三條發源于青藏高原永不干涸奔騰的大江,4000萬年前,印度板塊與歐亞板塊大碰撞,引發了橫斷山脈的急劇擠壓、隆升、切割,高山與大江交替展布,形成世界上獨有的三江并行奔流170千米的自然奇觀。上部在西藏東南部,下部分在云南省。是世界上罕見的高山地貌及其演化的代表地區,也是世界上生物物種最豐富的地區之一。同時,是世界上罕見的多民族、多語言、多種宗教信

2016年9月和羅紅初探他念他翁,去看大米勇。鹽井進,斗曲出,5天時間,基本四天都在雨里,雖說雨霧中的大山帶給不一般的感受,但整體感覺困難。大米勇看不到,但是他念他翁嶙峋的山體,神秘的氣息,難以忘懷。 兩年一次的出行計劃,今年我們繼續選擇這里,吸取教訓,選在深秋進山,扎玉進-紅曲出,看到了動日嘎波,看到了大米勇和他的兄弟們,他念他翁陽光真好。選

他念他翁山:國際河流怒江的東方山脈,上下游的都稱 他念他翁山,中段習慣上稱怒山山脈(大怒山)。最有名的是中段的梅里雪山,綿延入云南怒江州境內叫怒山(又名碧羅雪山)。 大米勇雪山就隱藏在他念他翁山脈中,位于梅里雪山以北約85公里處,大米勇雪山周尾緊挨著10座以上海拔超過5700米的山峰,網上基本搜不到它的照片,在各個埡口都看不到它,或者僅能看到他的頭部,除非深入南加曲隆河谷。 本次拍攝的大米勇雪

他英俊,他也高冷,他神秘莫測,他遺世而獨立,他住在怒江與瀾滄江之間的他念他翁,他叫大米勇,他與伯舒拉嶺、芒康山、達瑪拉山和念青唐古拉山為鄰,他的家族還有揉措以及眾多名不見經傳的兄弟姐妹。 千里迢迢辛苦奔波而來,卻一面之緣也沒有。是大米勇不愿見我們,還是我們不夠執著? 原以為隊伍里有“太陽”,有“媚姐”,會有“陽光明媚”之兆,可誰知“太陽”“擱淺”,雨雪冰雹隨之而來,

戶外之路亦如人生 不管是陽光坦途,抑或是風雨險阻 都是一種歷練 除了收獲美景、歡樂、友誼 你走的每一步,都算數! 已記不清從什么時候開始又是為了什么忽然有了戶外的熱情,慢慢購置了基本裝備,偶爾去城市的公園露營。直到2011年,一次偶然的機會,參加了當地俱樂部的溯溪活動,篝火晚會上映照出一張張青春洋溢的臉,深夜營地里仰望滿天繁星、臥聽溪水潺潺、蛙叫蟲鳴。。。

趁微風不燥、繁花如潮,趁著年輕盡心流連于山巔澗谷。每年例行的給自已放個假,在未知的旅途中享受短暫的自由,在歷經雨雪的洗禮中撫平內心因不斷追尋,不斷滿足,又不斷修訂更高的目標而去追索所產生的內心焦慮。于路途的艱險中感恩現有的生活,從另一層面的角度審定幸福,以更平和、從容的心態回歸工作、家庭。 本次入隊他念他翁、梅里之心緣起是年后與玲玲相約于大雪塘,因她改他念他翁探路線。又聞言大雪塘

熱門旅行地全部
國外旅行地
尼泊爾 泰國 日本 美國 馬來西亞 越南 新西蘭 印度尼西亞 澳大利亞 柬埔寨 印度 韓國 意大利 菲律賓 俄羅斯 法國 馬爾代夫 斯里蘭卡 土耳其 加拿大 新加坡 德國 西班牙 老撾 埃及 瑞士 緬甸 英國 蒙古 阿聯酋 奧地利 伊朗 瑞典 迪拜 肯尼亞 希臘 以色列 南非 墨西哥 巴基斯坦 捷克 摩洛哥 荷蘭 乞力馬扎羅 挪威 帕勞 冰島 丹麥 匈牙利 葡萄牙 芬蘭 坦桑尼亞 阿根廷 朝鮮 約旦 毛里求斯 突尼斯 黑山 不丹 特拉 倫敦 比利時 玻利維亞 波蘭 斐濟 智利 加蓬 古巴 格魯吉亞 埃塞俄比亞 波黑 塞爾維亞 金沙 孟加拉國 圣彼得 巴拿馬 巴西 哈薩克斯坦 秘魯 亞美尼亞 梵蒂岡 盧森堡 奧克蘭 克羅地亞 馬耳他 愛沙尼亞 馬達加斯加 開普敦 斯洛伐克 坎昆 關島 愛爾蘭 烏茲別克斯坦 烏克蘭 厄瓜多爾 大溪地 立陶宛 瓦努阿圖 巴林 納米比亞 馬丘比丘 留尼旺 申根 東帝汶 列支敦士登 佛羅里達 薩摩亞 拉脫維亞 摩納哥 哥倫比亞 沙特阿拉伯 塔林 巴勒斯坦 哥德堡 阿富汗 科倫坡 烏干達 布隆迪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庫克群島 贊比亞 吉爾吉斯斯坦 羅馬尼亞 巴布亞新幾內亞 帝力 巴哈馬 多哥 塞舌爾 塞浦路斯 也門 蘇丹 文萊 保加利亞 科威特 中非 巴馬科 馬里 黎巴嫩 平壤 馬拉維 斯洛文尼亞 貝爾格萊德 敘利亞 南蘇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阿曼 塔什干 津巴布韋 復活節島 阿塞拜疆 湯加 烏拉圭 馬其頓 土庫曼斯坦 危地馬拉 卡塔爾 西撒哈拉 所羅門群島 夏特古道
頂部小山
mg游戏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