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池,對于昆明人的重要性絕不亞于四季如春的季節。平日里的四季即是春夏相近,秋冬不明的你中有我、我中存你的界線不清;又是滇池邊風與風的輕重緩急、植被與水鳥的濃淡相宜,春夏秋冬各具情趣,冷暖適宜的交相輝映。

我得承認,我是越來越懶了。這篇游記,已經是拖延了將近兩年了;甚至是同一行程的其他三篇也已經完成并發表了半年有余,更甚至是之后的 俄羅斯 的游記已經完成發表了,這一篇還處于珊珊來遲的狀態中……然后,開了個頭,又耽擱了小半年……好吧,我知道了,這有個學名叫“拖延癥” 這時候就能看出朋友圈的好處了,雖已過了將近三年了,翻一翻朋友圈,還能找到當時的記錄,然后那些字里行間,儲存的記憶就這樣一幀一幀的回復在

云南騰沖熱海溫泉 在青山環抱中的地熱溫泉勝地熱海,熱蒸氣煙霧繚繞,景致宛如仙境。熱海位于騰沖城南10.5公里處,總面積8平方公里。其地熱顯示特征為噴氣孔、冒氣地面、熱沸泉、噴泉、熱水泉、熱水噴爆和毒氣孔7種景觀,熱門地熱景點包括大滾鍋、熱龍抱珠、鼓鳴泉、珍珠泉、眼鏡泉、懷胎井等。

因為年輕,所以流浪。 西南行結束快一個月,其中的心情也快忘記,總覺得還是應該留下些什么,不至于遺憾。 關于出行 背包客小鵬說:“我從三毛、格瓦拉、凱魯雅克這些前輩旅行家身上獲得關于旅行的夢想,我想告訴那些走在我身后的年輕人,人生不只房子車子,應該還有另外一種可能。” 其實兩年前的 西北 行回來之后就開始計劃著,去到一個文藝青年總會去一次的地方。這些年陸續看著大冰的書,書中沒有顏如玉

雖然接到可以退休的通知晚了一個月,但開心之情依然難以自溢,恰逢最美公路開通,約上小伙伴探尋最美公路,來一次說走就走的退休首旅

如果我的眼神過于寵溺,我的文字過于偏愛,不要厭倦,也不要質疑。 作為一枚 云南 黑妹,我是深愛這片土地的。 去 香格里拉 不是蓄謀已久的計劃,去 麗江 也不是為了趨之若鶩的艷遇,畢竟走過很多次的地方,談不上什么慕名而去。 但說來也含羞,每每有朋友想到 云南 逛逛,我總會推薦他們春夏的月份,沒有特別的緣由,只是個人喜好而已。 可故事來得突然,當我站在海拔三千多米的土地深呼吸時, 香格里拉

滇西北的迪慶藏族自治州,其首府以前叫中甸縣,后來改名叫香格里拉。

沿著忽必烈南征大理之路 ——翻太子關、登石頭城鄱湖牧童 一、引子 2019年,我在網上查詢到有一個小眾徒步路線,從麗江的玉龍縣石頭城可以徒步穿越到瀘沽湖,這條路線風景很美,知道的人不多,僅限于云南當地的戶外愛好者,全程約95公里,徒步路線也在75公里左右。從石頭城出發翻越太子關,沿金沙江的西岸到奉科,再從革囊渡過金沙江,然后翻嘎瓦大山,過嗄瓦埡口

每到夏天,就很喜歡和幾個朋友一起去自駕。這次,我們一致選擇了去 云南 ,在這個初夏的季節里,我們在陽宗海的水世界暢游戲水,在九鄉溶洞里感嘆大自然的神奇,穿梭在 石林 里感受著一座座石峰拔地而起,在荷花還沒盛開的 普者黑 感受著世外 桃源 的魅力。 【預告片】 入住的陽宗海酒店附近有一大片草坪。 水世界里的歡聲笑語,驚險刺激,讓人念念不忘。 溶洞的美,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小時候是在 云南 長大的,所以每次到 云南 來都覺得尤其親切。 這些年,見過 西雙版納 的異域風情,見過 大理 的夏日小清新,也見過安靜與喧鬧的 麗江 ,還見過金黃的 騰沖 ,卻從未去過 香格里拉 。 這次,沿著江河走,跨過了大江,也走過了田野,見到了我從未見過的 云南 。「預告片」 白馬雪山 下并沒有白馬王子。 跟著我們繞湖走了一圈的狗狗。 即使不是秋季,這里依然一片豐收的景象。轉

最近降溫,受不了家鄉的冷空氣和霧霾,約著朋友又去 云南 待了幾天,天氣好到不要太過分。 不曾想到12月的 云南 ,讓我仿佛邂逅了一年的三季。 秋葉、冬雪、春櫻,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依次展開,印刻進心底。 記不清有多少次說走就走的旅行,可說走就走的目的地,第一個浮現出腦海的一定是“ 大理 ”。 12月,海鷗如約而至的回到了洱海邊,而我又來了······ 曾經也有一個民宿夢,將夢想駐在洱海邊,

有沒有一個地方,雖然去了很多次,卻還想再去。 我想“ 麗江 ”便是我心中的這個地方,去再多次也不覺得厭煩。 和閨蜜沒事就約 云南 已成常態,每次計劃中一星期的行程最后都會變成十幾天,這里到底有什么好玩? 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個 麗江 ,代表著不同的意義。 很喜歡 麗江 的慢節奏,曾經的夢想是在這里開一間客棧,這個夢想漸漸被淡忘,而每次來總是習慣找一個喜歡的院子發呆嗮太陽。 都說旅行中一定要

【 日光 傾城】 二零一六年的夏天,我曾意氣風發地跟隨老友去 云南 騎行,第一站的騎行目的地就是 大理 。那是一個夏天,我們在 大理 停留了有一周的時間,但常常陰雨連綿,鮮少看到那種亮眼的藍天。 兩年后的初冬,我再次啟程前往 大理 ,這一次的行程持續一個月,在那里學習生活。盡管此前我曾去過 大理 ,但那么遙遠的地方于我來說一切仍都是陌生的。

旅途超燃小視頻,后半段有航拍哦 彩云之南 云南 、 中國 西南方的一個省份 又有彩云之南,七彩 云南 的美稱。 作為一個旅游業很發達的省份。 云南 擁有眾多自然景觀和人文景觀。 麗江 古城, 大理 洱海,還有北半球最靠南的雪山—— 玉龍雪山 等等。 一直很想去 云南 看一看,或許是被網上各種攝影大神的美圖所震撼, 也可能是被兩年前那首《小寶貝》所洗腦,據說那

兩年前,我跟隨好友決定來 云南 騎行,前后歷時一個月。在那之前,我連臺自行車都沒有,也很久沒有騎過車。只是懷著一腔熱情想要體驗騎行這種特殊的旅游方式。 那個時候,我第一個想要抵達的地方就是 大理 。 昆明 距離 大理 大概有400公里,我們原計劃用時三天。但好友高估了我,我也高估了自己。最后我們用了七天才騎行完到 大理 的路程。 我一路都在心心念念著 大理 的洱海,盡管其實我未曾

從 長沙 - 桂林 - 北海 - 云南 ,一路走下來滯留在 桂林 , 北海 的時間太長了,所以留在 云南 的時光,寥寥無幾日,帶著遺憾離開后,我就又有了與 大理 、 麗江 、 香格里拉 再見一面的緣分了。 這篇游記主要記錄一下在 云南 發呆的幾日,什么事情也沒做,哪里也沒去,就閑逛了幾日,認識了一些新朋友,也覺得遺憾,但也覺得是經歷。春城昆明 一、住宿 在攜程旅行上面定的一間特別大特別亮敞的

為什么又來大理 你是誰? 一個剛結束實習對未來職場生涯不知所措的畢業生? 還是在北上廣過著只有6小時睡眠時間的白領一族? 或者是一個沒有休息時間而累壞了自己身體的老板? 法國 文學家羅曼羅蘭曾說過,自由向來是一切財富中最昂貴的財富。 我今年剛畢業,不想一下子步入公司,那么快的進入早8晚5,整天面對電腦的生活。我告訴自己,應該在正式工作前過一次自己想要的生活,我的青春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1193305621(@背包客nic)QQ/微信:14107711 喜歡和我一起旅行攝影的,也可以加入我的活動QQ群: 229397738 今天…… 無意間看到一個小短片《旅行筆記》 主題就是:我們,為什么旅行? 在不同的人口中,你都會得到不同的答案 登山人說:“因為……山就在那里” 剛剛畢業的學生第一次長途旅行,

經昆明入緬甸去體會那純真和質樸 2019年4月23日—30日 每年4月天氣轉暖的時候,心中總有一種壓抑不住的向往,向往著遠方。多年出行戶外的經歷和旅游帶來的是一種感覺抑或是一種味道,它來自內心深處,是一種呼喚和吶喊,與朋友的相約本是出行土爾其,因為安全的原因,今年我的選擇是緬甸,一個腳丫子上的佛國。 【出行背景】“五.一”前去東馳旅游社找到宋麗麗,她也不

云南 歸來已半年多,始終沒能起筆這篇游記。也許是忙,也許是拖,也許是始終沒能想好該給這篇游記定一個怎樣的基調……

熱門旅行地全部
國外旅行地
尼泊爾 泰國 日本 美國 馬來西亞 越南 新西蘭 印度尼西亞 澳大利亞 柬埔寨 韓國 印度 意大利 菲律賓 俄羅斯 法國 馬爾代夫 斯里蘭卡 新加坡 土耳其 加拿大 德國 西班牙 老撾 埃及 瑞士 緬甸 英國 蒙古 阿聯酋 奧地利 伊朗 瑞典 迪拜 肯尼亞 南非 以色列 希臘 墨西哥 捷克 巴基斯坦 摩洛哥 丹麥 挪威 冰島 荷蘭 匈牙利 乞力馬扎羅 帕勞 葡萄牙 芬蘭 坦桑尼亞 約旦 阿根廷 朝鮮 毛里求斯 突尼斯 黑山 不丹 特拉 倫敦 比利時 玻利維亞 波蘭 斐濟 智利 加蓬 古巴 格魯吉亞 埃塞俄比亞 波黑 塞爾維亞 金沙 孟加拉國 圣彼得 巴拿馬 巴西 哈薩克斯坦 秘魯 克羅地亞 亞美尼亞 梵蒂岡 盧森堡 奧克蘭 馬耳他 愛沙尼亞 伊拉克 馬達加斯加 開普敦 斯洛伐克 坎昆 關島 愛爾蘭 烏茲別克斯坦 烏克蘭 厄瓜多爾 大溪地 東帝汶 立陶宛 瓦努阿圖 巴林 納米比亞 塞舌爾 馬丘比丘 留尼旺 申根 列支敦士登 佛羅里達 薩摩亞 拉脫維亞 摩納哥 哥倫比亞 沙特阿拉伯 塔林 巴勒斯坦 敘利亞 哥德堡 阿富汗 科倫坡 烏干達 布隆迪 塔吉克斯坦 多哈 庫克群島 贊比亞 吉爾吉斯斯坦 羅馬尼亞 巴布亞新幾內亞 帝力 巴哈馬 多哥 塞浦路斯 也門 蘇丹 文萊 保加利亞 科威特 中非 巴馬科 馬里 黎巴嫩 平壤 馬拉維 斯洛文尼亞 貝爾格萊德 南蘇丹 巴拉圭 莫桑比克 阿曼 塔什干 津巴布韋 復活節島 阿塞拜疆 湯加 烏拉圭 馬其頓 土庫曼斯坦 危地馬拉 卡塔爾 西撒哈拉 所羅門群島 夏特古道
頂部小山
mg游戏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