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游記攻略七藏溝 雨行三道片, 凱歌一路下黃龍——19年8月七藏溝之行第三階段

雨行三道片, 凱歌一路下黃龍——19年8月七藏溝之行第三階段

作者:北海龍吟     14043人關注 2020-4-2 10:30
8月13日、14日是此次我們七藏溝之行的第三階段,即最后收官階段。按原先制定的計劃,我們這次活動本來是走卡卡溝-阿翁溝-紅星海-黃龍鄉-則藏海-九寨溝,最終出九寨溝景區結束穿越。可老鄉告訴我們:九寨溝現在封閉了,過去景區開放時,逮住穿越的驢友是罰款500-1000元,現在恐怕不是罰款的事了,鬧不好得拘留。今年還沒人敢往九寨溝走呢。老鄉的話是真是假我們不知道,可我們得當真話聽,別說拘留,就是關你個一天半天,審查個六夠,再罰你一大堆錢,那也夠膩歪的。咱出來是尋開心的,不是找膩歪的,不能冒那個險。于是葫蘆征求大家意見后改變了計劃,昨天我們輕裝去紅星海后又回了魚海子,今天由魚海子走左手那條不知名的溝,翻過山下三道片扎營,明天下黃龍鄉結束穿越。從魚海子到三道片,老鄉說是20公里。中間還要翻4200多米的埡口,這個強度不小,為了確保今天的穿越,我昨天就減少了活動量,開始為今天的穿越積攢力量了。沒辦法,哥已是60多的人了,準確的說是64.5歲還零12天,體力大不比從前,不是有那么一句話么,好漢不提當年勇。別看我一向算不上是好漢。可想起當年,眼淚還是涮涮的。 “八、八年了,不提它了。”
魚海子(阿翁溝)-三道片楊家牧場(四溝)-黃龍鄉位置示意

天亮即起。早晨的天依然很給力,藍天白云、秋高氣爽的樣子。戶外穿越,最關注的是天氣,出行前看松潘的中長期預報,從我們一入川開始就天天有雨,這為我們的出行蒙上了一層陰影。到松潘后,臨進七藏溝之前,趁著有信號我最后一次更新天氣預報,不是天天有雨了,是隔著蹦著的有雨,昨天晚上就報的有雨,結果沒有下,今天報的還是有雨,是下午有雨。按理說現在的天氣預報準確度很高了,一般都八九不離十,但這幾天一直都沒下雨,也不是一滴雨沒下,第一天就下了幾滴,好賴算是給了天氣預報一點臉面。今天會不會下?溝里沒信號,我們無法更新最新的天氣預報,心里就象坐了無底的轎。今天是我們七藏溝之行的第四天,是我們七藏溝穿越的重頭戲。前三天,第一天,從卡卡溝口到長海子營地18公里,但一路沒有大爬升,海拔只升高了區區300米。第二天倒是有大爬升,長海子埡口也高達4200,但實際的爬升只有300米點,距離更是只有10公里。昨天紅星海往返20公里,但紅星海是輕裝 ,爬升也只有460米。而今天,魚海子到三道片也是20公里,總爬升在700米以上,還是重裝 ,強度和前兩天沒法比,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下三道片的那條溝特別短,路應該比較陡,這種情況再趕上雨,真夠我們受的。因為擔心雨,昨天從紅星海一回來我就問新來的藏族老鄉,老鄉回答的很干脆:“沒雨,這兩天都沒雨,都是好天。”今天早晨的天好象是佐證了老鄉的話,就讓我們有些小高興,“也許前兩天的預報又沒報準,最新的預報是晴天? ”要真是那樣就太好了。

魚海子營地地處兩條大溝交匯處,從阿翁溝管理站木屋前直接向前(南)是去紅星海的路,向木屋后邊(東)走則是去三道片的路。9點剛過,相當于東部時間的8點剛過,我們出發了,這個時間不算太晚也不算早。
玩戶外,好多朋友喜歡自然醒,那是FB游,我們這種玩法、這種線路不能那樣。從昨天我就和葫蘆說:“明天下午可能有雨,早晨得早點出發,趁著上午沒雨多趕點路。”葫蘆規定的9點上路。其實按我個人的意思,最好能再早半個小時。當然那是我個人的想法,我不是組織者,這個想法可以不負責任,但如果我是組織者的話,必須要考慮其它人,也不好規定的太早了,畢竟有的人就喜歡睡個懶覺,你讓他早起一個小時,他當然也能起來,但可能感覺沒休息好,一天都沒精神。更何況今天究竟有沒有雨誰也說不準。反正老鄉說沒有雨。

一邊走一邊拍照。這是我的習慣,尤其是剛上路時肯定要多拍兩張,這樣寫游記才有的用。否則的話,沒圖你說個P呀。
過去說過,我的相機老掉了牙,如果按相機的設計壽命算,它比我的年齡還大,早該退休了,現在最大的問題是變焦開關有問題,一扳撥桿調焦開關就“粘連”,不是推到最遠就是拉到最短,往往要對半天才能調到合適的焦段,所以拍一張照片往往要多費幾倍的時間。連照了幾張照片,視線中一個人也不見了,我又遠遠的拉在了后邊。

去紅星海那條溝有水,水還挺大,前邊這條溝看不見水,我們的營地靠近魚海子,從營地看這條溝一點水也看不見,象是條干溝。這是假象,但它誤導了我們所有的人。早晨老慢還說:“今天得多帶點水,因為走的是干溝。”老慢說那個話時沒有一個人質疑。別說魚海子營地,現在我們快走進溝口了,眼前的溝看著仍是干溝,可我們耳邊卻聽到了嘩嘩的流水聲。事實證明,它不僅不是干溝,比魚海子溝的水一點也不小。
有水也不一定是好事。剛一進溝就要過河,水面上還沒有橋,連“獨木橋也沒有,當我到達河邊時,其它人都已過河,只剩下快樂在往回走,尋找能過河的地方。“他們從哪兒過的?”“他父都 是蹦的。”別人能輕易蹦過去的地方,俺這老胳膊老腿卻蹦不過去。換鞋吧,只是一步的事,又不值當的。快東還在向回走,我不想那么繞,四處踅摸著找石頭,連扔了兩塊大點的石頭才順利的過了河。過河后我喊快樂,這才發現快樂已經走到前邊去了。幾天的事實證明,快樂這個鎂鋁可是不簡單,個子不高體力卻奇好,非常潑辣,獨立性還很強,從不依賴別人。那性格不象是女人,更象是漢子。哦,就是漢子,只是要加一個女字,是女漢子。

剛過了河又要過河,連續的過河,望著前邊的隊員我心卻有些著急,不是急別的,是我本來就走的慢,平衡性、柔韌性又差,一過河走的就更慢了,不論是踩石頭過河還是過獨木橋,都更回的慢,可急也沒辦法,這種情況誰幫不上你,只能靠自己。只能是過了河后暗中使勁,盡量加快速度。可加快速度有那么容易么?常走路的人都知道,短時間加速還行,時間長了根本就不可能,就象一輛汽車,油門不可能長踩到底,發動機也受不了。

其實溝里有一條路,還是常走人的路,在藏區,每一條溝里都有牧場,牧民們雖說不是天天去,也經常去管理他的牦牛,溝里怎么可能沒有路?只是那路要不時的過水。牧民們沒事,他們從來不步行,過去進溝是騎馬,現在大多是騎摩托,不論騎馬還騎摩托,過河都不用橋,都是直接趟過去。這就是為什么藏區的路很少有橋,有也是獨木橋的原因,過河對人家來說根本就不是事。所以溝里的“橋”大多也是為驢友準備的。第一天在卡卡溝,攔路收費的藏民就說:“我們還給你們架橋了”,雖說名義上是收環保費,修路架橋也是理由。

路經的木柵欄,在藏區穿越,經常遇上這種木柵欄

路又過河了,上路不過20分鐘我們已經是第四次過河。 這條溝還真是難走,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路口又沒有橋,前邊不遠有棵倒在水里的小樹,雖只有胳膊粗,卻是我們過河的希望,唯一的希望。速度有點慢,真慢,在我的前邊,等待過河的隊員排成了一串,而過河的隊員象小腳老太太,小心翼翼,扭來扭去,生怕一個不留神變成個“失足青年”,那這個污點就一輩子背上了。

路又過河了,怎么是又呢?說實話,我已記不清多少次過河了,只記的過橋應該是第三次。這個橋算是比較高大上的橋了,不是獨木橋,是兩根較粗的大園木架成的雙木橋,這樣的橋過著還差不多,不讓人緊張。

如此高大上的“雙木橋”,在七藏溝里并不多見

河對岸有片牛欄,很大的一大片牛欄,還有幾間小木屋,我習慣稱它為牛棚,其實那個木屋是住 人的房子,是夏 牧民們進來放牧時的家,生活在這兒的牧民經常需要過河,橋修好點自己才方便所以這兒的橋才修的比較正規,不過此時這個牛棚里并沒有人。牛棚前的草地很平,平的和魚海子營地有的一拼。這個地方距魚海子營地40分左右的路程,如果遇上特殊情況,驢友可以選擇這兒扎營。

從另一個角度看那個牛棚

路再次過了河,從牛棚前又拐回到了河的對岸,河面上又是一座高大上的雙木橋。因我在牛棚這兒連拍了幾張照片,當我準備過河,前邊的隊友們又走遠了,留給我的只有背影一閃,我不得不又加快速度向前趕去,



因拍照太耽誤時間(沒辦法,相機的變焦開關有毛病,每次變焦都要反復推拉多次鏡頭才能調到合適焦距),此后我減少了拍照次數,基本是非必要時不拍,這才漸漸的趕上了前邊的隊員。其實我掉隊遠點也沒事,這條溝和卡卡溝、阿翁溝一樣,上升也比較緩,路也比較明顯,我的經驗又足夠豐富,手機里還有下載好的軌跡,所以即便我拉下的再遠也沒事,即不至于心慌,也不會走錯路。但我拉的遠了前邊的隊友會擔心,盡管老鄉說這兩天沒雨,但天氣預報報的今天下午有雨,咱得盡量的多趕路,得盡可能的跟上前邊的隊伍才行。不然會影響整個隊伍的速度。
過河,過河,還是過河,此后一段時間邊續的過河,每次過河時我都會拍一兩張照片。
隊友們跨過獨木橋

走過一條岔河

又過獨木橋

又一個木柵欄橫 在我們面前,大家又一次八仙過海,看前邊的人在“排隊”,我沒有等待,而是另僻新徑,于是一路走在最后的我有了機會拍下隊員們翻越柵欄的正面照片。

隊員們在不同地點分別“跨欄”

最后一個跨越柵欄的隊員
( 本文作者 : 北海龍吟 )

網友評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
  • sundychou 回復

    好文好景,感謝分享

    發表于:2020-4-2 21:53

  • 石門凡塵 回復

    膜拜中。

    發表于:2019-10-17 15:01

    • 北海龍吟: [    8月13日、14日是此次我們七藏溝之行的第三階段,即最后收官階段。按原先制定的計劃,我們這次活動本來是走卡卡溝-阿翁溝-......
  • 妃妃林 回復

    欣賞,點贊贊

    發表于:2019-10-17 11:05

  • 獨自跳舞1419 回復

    雖然是60多歲的人了,卻擁有16歲的心臟!杠杠滴!

    發表于:2019-10-17 10:07

    • 北海龍吟: [    8月13日、14日是此次我們七藏溝之行的第三階段,即最后收官階段。按原先制定的計劃,我們這次活動本來是走卡卡溝-阿翁溝-......
  • zhb001 回復

    前來頂貼點贊

    發表于:2019-10-17 08:50

發布新帖


8264在外部落
mg游戏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