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游記攻略七藏溝 大美紅星海,為伊消得人憔悴——2019年8月七藏溝之行第二階段

大美紅星海,為伊消得人憔悴——2019年8月七藏溝之行第二階段

作者:北海龍吟     18112人關注 2019-10-10 13:54
水(H₂O)是地球上最常見,也是最重要的物質之一。水是由氫、氧兩種元素組成的無機物,在常溫常壓下為無色無味的透明液體。它在生命演化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是包括人類在內所有生命生存的重要資源,也是生物體最重要的組成部分。由于水的重要,人類自古就對水產生了崇拜。古代西方提出的四元素說中就有水;佛教的四大中也有水;而在中國,水為五行之一,五行說中以水代表所有的液體,以及具有流動、潤濕、陰柔性質的事物。
地球上的水主要存在于海洋、江河、湖泊里。它覆蓋了地球71%以上的表面。從太空中看地球,我們居住的地球是一個極為秀麗的蔚藍色球體。可以毫不夸張的說,地球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大水球。
出于對水的崇拜,西部地區的人常把湖泊稱之為海,七藏溝里就有好多這樣的海,比如長海、魚海、草海、紅星海等等,其中最為箸名的海當屬紅星海。
所謂紅星海其實是個海拔3940米的高山漏斗湖,這里群山環繞,人跡罕至,自然環境極其封閉。紅星海水面面積約35.2萬平米,是七藏溝地區眾多海子中面積最大的海子。關于紅星海有很多傳說,當地藏族人視其為神湖。
紅星海位于七藏溝腹地。七藏溝其實不是一條溝,是很多條溝的統稱,因此有多種不同走法。紅星海地處阿翁溝、紅星溝(塔藏溝)、窯溝(黃龍鄉)三條主要穿越路線的交匯處,是七藏溝穿越路線上的最重要節點之一。同時,紅星海又是七藏溝諸多景點中最倩麗的風景線,所以每一位來七藏溝穿越的人,不論你走的哪一條線,總要把紅星海列為穿越的必經之處。如果你沒到紅星海,就等于沒到七藏溝。
紅星海位置示意

紅星海位于三條穿越路線的匯合處,三種走法中阿翁溝是最便捷的路線,沒有之一。阿翁溝口位于九環公路(九寨溝環線公路)上,距松潘縣城公30公里,距松潘的交通主樞紐川主寺更是不足20公里,交通十分方便。由海拔3300米的阿翁溝口到魚海子營地這段路十分平緩,8公里大路爬升僅200米。魚海子到紅星巖下的三岔溝營地這段小路也不太難走,9公里路爬升不到300米。只有三岔溝到紅星巖埡口這段路比較難走,直線距離300多米長的一段路,垂直爬升近200米(三岔溝營地 海拔 3770米,紅星巖埡口海拔3960米)。這條路線中,魚海、草海、三岔溝等多處地方可作營地。其中以魚海子營地條件最佳,三岔溝營地條件最差。

我們從卡卡溝穿越到阿翁溝來的,按葫蘆島原來的穿越計劃,昨天在草海或三岔溝扎營,今天向黃龍鄉穿越,途中路過紅星海。然后再從黃龍鄉向九寨溝走,出九寨景區結束穿越。因現在九寨溝被封閉,我們被迫改變路線,昨晚在魚海子扎的營,今天輕裝去紅星海,晚上還回魚海子扎營,明天再走另一條溝向三道片方向穿越,最終走四溝出黃龍鄉結束穿越。老鄉說,魚海子到紅星海來回整好20公里路。海拔地區,輕裝穿越20公里,爬升五百米左右,這個強度不算大,但也不算很小,特別是對我來說。此次同行的9人我是年齡最大的一個,比年齡二大的老慢、排第三的青山大了7、8歲,這點強度對他們來說可能不算什么,但對我來說就算可以了。更何況我還要為明天的穿越做體力預留,今天是輕裝穿越20公里,爬升不到500米,明天丗樣是20公里路,我們要重裝穿越,爬升要增加至700多米,所以明天才是七藏溝之行的重頭戲。我們的七藏溝之行基本上全是無向導、無馬匹的重裝穿越。只有今天是輕裝往返,所以寫游記時把今天作為單獨的一節。
早晨的營地

天極好。一大清早就是暴晴的天。來四川以前查松潘的天氣預報,預報中幾乎天天有雨。但實際上除了成都-松潘路上那天多少掉了幾個雨點外,這幾天天天是晴天,但象今天這樣萬里無云的天還是第一次見,那天空之透澈,真讓人驚艷。在東部,別說是華北,就是華東或者華南也很見到這么好的天。可任何事務都有兩面性,天太好了也有缺點,那就是熱,雖說氣溫不是很高,但對我們這樣的穿越者來說,暴晴陽光下的穿越也夠我們喝一壺了,不是喝酒,是多喝一壺水。
早起忙碌的人們

小木屋里的老鄉也開始做飯

營地旁的鳥,一點也不怕人,不知是什么鳥

今天的天雖然好,但根據前天早晨、我們進溝前收到的分時天氣預報,今天傍晚有雨。進溝后沒信號,天氣預報一直沒有更新,前天的預報準不準不知道,但現在的天氣預報,只要不是長期預報都八九不離十,所以我想早點出發去紅星海,下午盡早回來。因此我早早的就做好了出發的準備,只等著上路。其實也沒啥可準備的,我們是輕裝去紅星海,晚上還回來扎營,因此帳篷都不用收,只須帶一餐的路糧,帶上一天的水就行。
8點剛過,看大多數人已做好出發的準備,我搶先一步上了路,搶拍了一張隊友們出發的照片又急忙的向前走去。這幾年說真的,象這樣我走在隊伍的前邊,拍下隊員們正臉的照片是很難得的。

魚海子營地位于阿翁溝中段,通往紅星海和三道片方向兩條大溝的交匯處,日積月累,兩條河的淤積在這兒形成了一片十分廣闊、十分平坦的河灘地,灘地上灌木叢生、草坪片片,我們的營地即灌木林中心的一片天然草坪。它之所以叫魚海子營地,是因為通往紅星海那條溝的上游,距營地百米處有個魚海,魚海面積不大,水也很淺,雖然稱為魚海,其實是片濕地,充其量是個大水洼子。因其形狀象魚,有人為其起名魚海子。雖然 魚海距營地 僅百米,但由于灌木的遮檔,我們在營地并看不見那片“海”。甚至走到距它只有三、五十米處,我們仍無法看見它的全貌。
遠看魚海子

“海”邊全是沼澤。唯有左側山坡上有條路,那是由阿翁溝通往紅星海的必走之路,僅此一條。透過林木的空隙,我們俯首就能看到魚海子的淺淺的水面,周邊植物的映襯下,魚海子呈現出一定的色彩,雖不及九寨溝里的五彩池壯美,卻也別有一番風味,可惜那景色在我的相機里表現不出來,空留一腔遺憾。
我一邊走一邊拍照,不時的把一個個隊員讓過去,時間不長我又走在了隊伍的最后。走在最后好啊,方便。你懂得。


從小路上看魚海子,典型的濕地地貌


超我而過,走在前邊的隊友

路開始下行,當我鉆出密林下到溝時,前邊的隊友正在過河,又是那種獨讓我頭痛的獨木橋。其實不僅僅我頭痛,其它人過的也心驚肉跳,畢竟那橋只是一根橫在水面上的一根圓木,非常光滑不說,還無遮無欄,稍有閃失就會滑墜。雖不至于要命,也會濕身失節,那可就狼狽了。


我們再一次走上了亂石滾滾的溝底,和卡卡溝一樣,此溝雖然總體上很緩,溝底卻同樣很亂,亂石滾滾的河灘中,河水不時分岔又不時匯流,讓人有一種滄海橫流的感覺。我們不得不一次次繞路,一次次過水。雖然道路崎嶇難行,隊伍卻行進的很快。我們此行的9人全是老驢,真正的老驢。這個“老”有兩個意思,一是年齡老,9個人平均年齡50多歲,最年輕的飛翔也是72年生人。我之所以說全是老驢更是指戶外經歷上,這9人絕大多數都有著10年以上驢齡,最少的驢齡也在5年以上,還都是喜歡玩重裝、走虐線的,每年的出行次數很多的驢。可以不夸張的說,9個人個個是身經百戰。這樣的隊伍,走起來放心。

老慢拍的我又一次過河的照片

又要過河,“路”貼著大石頭繞了一個彎,大石頭另一側又是一座小木“橋”。此橋雖不是獨木橋,但橋身細軟、“橋面”濕滑,過河的難度比剛才的獨木橋一點不小。當走在最后的我繞過大石頭來到河邊時,走在最前邊的葫蘆等人已經過了橋,中間的幾個人正依次過橋。我想拍隊員們過河的照片,等待過河的隊員及河邊的灌木卻將視線完全遮住,從我這個方向根本就無法拍照。無奈,我只能借用一張葫蘆拍的照片。
葫蘆拍的照片

我過河后回拍的小橋

這次過河后,路很快離開了溝底,我們不用反復過水了。當我從河灘里登上高坡上的小路時,前邊的隊員與我又拉開了距離。我想快速的追上去,可我走的快了,前邊的隊員走的更快了,他們就好象在故意挑逗我似的,我和他們的距離遲遲無法縮短。

翻上一個小砂崗,前邊的隊友們突然停了下來,“草海”,有人喊了一聲。我急步的沖上砂崗,一洼碧水出現在我面前,它象一彎明月靜靜的臥在寬闊的河谷里,周圍綠草茵茵,好不美麗。沒錯,這個水洼子就是傳說中的草海。草海, 是阿翁溝中的第二個海子,它的形成是因洪水帶來的泥砂淤積于河道形成了一道十來米高的砂壩(即我們站立的那道小砂崗),壩前的河灣變成了一個堰塞湖,因水中長滿水草得名草海。

隊友們站在小砂崗上觀察、拍照草海
( 本文作者 : 北海龍吟 )

網友評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
  • yunerfly 回復

    感謝精彩分享

    發表于:2019-10-10 19:10

  • 軍輝 回復

    支持美圖

    發表于:2019-10-10 18:37

    • 北海龍吟: [   水(H₂O)是地球上最常見,也是最重要的物質之一。水是由氫、氧兩種元素組成的無機物,在常溫常壓下為無色無味的透明液體。它在生命演化中起到了......
  • 小哆啦 回復

    圍觀頂帖

    發表于:2019-10-10 18:08

  • 獨自跳舞1419 回復

    好一片秋意盎然的美地!

    發表于:2019-10-10 15:50

  • zhb001 回復

    圍觀美景

    發表于:2019-10-10 13:54

發布新帖


8264在外部落
mg游戏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