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業界資訊 資訊 木子與獨腳潘速攀哈巴雪山,并成功利用雙人滑翔傘降落

木子與獨腳潘速攀哈巴雪山,并成功利用雙人滑翔傘降落

作者:化緣和尚   來源:8264社區    6029人關注 2020-4-2 10:01

來自公眾號 林州滑翔

2020年有太多的刻骨銘心和起伏難忘,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大流行,在整個人類發展歷史上都是一條嶄新的分水嶺。雖然還未到復盤和總結的時刻,我們依然能深刻的感受到2020年之于我們每一個普通人的不一樣。當我們大多數人尚處在無奈彷徨的時候,3月25日,木子與獨腳潘成功速攀哈巴雪山,并順利從哈巴雪山5150米處實現雙人傘滑翔降落。

這次木子和獨腳潘哈巴雪山的速攀和滑翔是2020年國內戶外圈的第一個大事件。因為疫情帶來的阻礙導致計劃的一再調整;因為搭檔是一位經歷過失去右腳至暗時刻,卻又把人生活成刀鋒戰士的「獨」行俠客;2020年這次哈巴雪山的速攀和滑翔在我們看來有太多的驚心動魄和驚險難忘,然而對于木子,這也許是再尋常不過的日常。

[flash=800,600]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v09412gvr3l[/flash]

木子是林州2016年的第一位學員,見人總喜歡說:你好,我是拉薩木子!我們見過太多以職務、頭銜和單位稱呼的社交場合;在戶外運動和傘圈,不管多大的身家背景,我們就是一個簡簡單單愛我所愛的個體。但就是這個以地域自稱的「拉薩木子」,讓我們看到了木子對雪域山野的熱愛!其實林州滑翔也一樣,我們沒有像正常團隊那般有一個意義非凡的品牌標識,我們就叫林州滑翔!我們榮耀我們生于斯,長于斯;我們榮耀我們是林州滑翔!

木子被稱為「羊湖上空的獵風者」,長期在海拔超過4900米的西藏羊湖滑翔飛行。在學習滑翔傘之前,木子喜歡登山徒步、足球和攝影,長期進行戶外登山活動。學習滑翔傘之后,木子就開始了登山與滑翔融合的各種探索。早在2017年,木子就與阿王一同攀登了中國和不丹邊境海拔超過7000米的雪山,并在海拔6800米的坡面成功飛出。

2017年中不邊境雪山的飛出,是木子他們第一次把登山與滑翔傘飛行融合所作出的嘗試。2019年,木子6天內連續3次登頂海拔6178米的珠峰,并在第三次登頂后成功操縱滑翔傘帶搭檔飛出,順利降落大本營。高海拔的登山本身就不易,滑翔傘的飛行又對天氣要求苛刻,雙人傘飛行更需要飛行員和搭檔之間的緊密配合。這些都是木子需要克服的困難和挑戰。

玉珠峰第一次登頂成功后,木子和團隊成員在零下一二十度的山頂等了整整四個半小時,沒有等到滑翔傘飛行合適的窗口期,只能下撤。有過登山經驗的小伙伴兒應該會了解,正常的高海拔雪山攀登根據山體的難易程度需要攜帶幾斤到幾十公斤的裝備。而一套雙人滑翔傘裝備的重量在40斤左右。對于攀登者而言,這顯然是不小的負擔。為了減輕負重,最終實現滑翔傘雪山飛出,木子把裝備埋在山頂的雪里,希望第二次能成功飛下。

第二次攀登時的天氣狀況非常不好,團隊成員出發一個小時候后出于安全考慮就開始下撤,只有木子和搭檔成功登頂。登頂后天氣并沒有好轉,山頂能見度只有兩米且狂風肆虐。風雪的阻礙下,木子完全找不到埋在雪下的傘包,沖鋒衣上結霜,面巾也因為哈氣結冰。木子和搭檔在峰頂等了半個小時,天氣仍然在持續惡化,無奈只好又下撤。

第二次不行怎么辦?第三次再上!第三次登頂打開傘包的時候,傘繩已經有部分結冰,連接鎖扣也凍住了,木子就用自己腋下的體溫把它們化開。起傘時因為風太大沒有輔助人員,木子用雪把傘的下沿埋住,然后再去做起傘準備,最終帶搭檔成功飛出并降落玉珠峰大本營。

極度寒冷的天氣,慘絕人寰的大風,分分鐘就會被掀翻的帳篷,還要想盡各種辦法保持裝備的正常運行......在我們看來心跳加速荷爾蒙飆升的極限時刻,對于木子而言卻是再尋常不過的日常。這么多年以來,我曾經問過很多人為什么去做這些事,為什么喜歡滑翔傘...這么多年過去了,這些問題我已經不再問了,從亞洲翼裝飛行第一人張樹鵬到女登山家羅靜,包括木子,他們一定會告訴我:因為喜歡,因為這就是我的生活!

2020年的這次哈巴雪山飛行,木子的搭檔是一位遭遇車禍、失去右腳的勇士,被人們稱為「獨腳潘」的潘俊帆。說他是勇士,不是因為他穿戴假肢完成了4天3夜的108公里戈壁徒步;征戰了長距離耐力賽IRONMAN鐵人三項;在海拔3400米青海崗什卡完成百公里越野賽;用一條腿穿越沙漠、熱帶雨林、林海雪原等9種地貌,走遍了大半個中國......而是他遭遇生活重擊,又毅然站起!

獨腳潘說:

要么拄著拐杖去迷茫,要么帶上新腿去飛翔!

獨腳潘是生活的勇士!

在飛行的過程中,木子問獨腳潘:

起飛的時候害怕嗎?

獨腳潘說:

不害怕,我就一直跑,跑到腳離地為止!

對于我們大多數人而言

最大的問題是想的太多而做的太少

其實就像獨腳潘這樣

保持對木子的絕對信任

一直跑,一直跑,直到雙腳離開大地

我們就能看到更高的風景

看到更廣闊的人生

而木子,一直都值得每一位搭檔的信任!

不管前期幾經挫折磨難,留給我們印象最深的,始終是風浪過后,目標達成的喜悅。故事到這里似乎接近了尾聲。木子說林州滑翔是自己飛翔夢想開始的地方,哈巴雪山開啟了自己2020年雪山滑翔的計劃,今年還會去挑戰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雙人速攀滑翔。未來還有更多的雪山等著木子去挑戰,這是木子選擇的生活,木子的日常!

上周,哈佛大學校長勞倫斯·貝考和他的夫人剛剛確診感染了新冠肺炎。貝考校長在給哈佛學生的信中寫道:沒有人能知曉我們在未來幾周會面臨什么,但每個人都非常清楚,新冠病毒將測試我們的善良和慷慨的程度、超越自我和擯棄個人利益的程度。在這個非我們所愿、前所未有的、復雜迷茫的世界里,我們的任務就是把自己的人格魅力和個人技能最好地呈現出來。愿智慧和優雅陪伴我們前行!
在這個特殊的人類歷史時期,木子和獨腳潘用自己的行動為我們傳遞著信心和力量!

獨腳潘傳奇人生的背后一定有我們難以想象的磨難,木子把我們普通人的驚心動魄過成了最尋常不過的日常!這個世界飲食男女人間煙火讓我們戀戀難忘;這個世界,也總有一些人的生活是不一樣。這樣的生活,讓我們咬牙切齒,又羨慕異常!我們祝福木子和獨腳潘;也祝福我們想要,卻難以拿出勇氣去嘗試的生活!

網友評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
  • 唐朝國慶 回復

    我就一直跑,跑到腳離地為止!

    發表于:2020-4-8 10:50

  • 潤雨 回復

    歷害歷害!贊一聲!祝飛的更高更遠。

    發表于:2020-4-2 11:30

發布新帖


8264在外部落
mg游戏官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